特仑苏爻

⬇️
你想看的我都删掉了。
友情提醒:嘘。

掐死大象的蚂蚁


我确信我并未对此刻有什么过分期待。他如约而来,和以往别无二致,像雾像雨又像风。

察觉到我已经没了从八月初就开始倒数他生日的欢喜心情,似乎有些可惜,但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失落的。我喜欢他,也喜欢其他人,少了一个我还会有不同的人爱他。行走的路途人潮拥挤,摩肩擦踵,我一路顺着光亮往前,发现世界上并非只有他一个光源。

他并不拦我向别处生长,但总归要在灵魂中留下什么印记。

他今年十八岁,往前不曾年轻,往后难教衰老,卡在时间节点中,永远十八岁。我已不再盲目固执地相信他,或者说是他们,曾活在这个世界中,纵使我在15年8月千里跑去长白山兑现十年之约,也难说未来是否还有那份心情到苏黎世幻想心中的世邀赛。

就此打住,我自私地希望他永远十八岁。

我把我的爱,懵懂的热烈的偏激的爱献给他,十八岁的黄少天。
做掐死大象的蚂蚁,扼住我的过往,做落水者的稻草,不必珍藏。从今往后,我最偏爱与你相似的少年。

生日快乐啊,少天。

评论

热度(4)

©特仑苏爻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