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仑苏爻

⬇️
你想看的我都删掉了。
友情提醒:嘘。

【郑光中心/主芽光】重返十八岁

喜欢小王:

quandizimeng:



*勿上升真人,勿真情实感








之前想写的一个文,本来不是这样想的,也不知道写出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。那就这样吧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01




肖佳黑着脸走进包间。




郭啸扭头看了一眼,道:“你掉厕所里了?”




郑光从肖佳后面探出头。




郭啸“嚯”得站了起来,带翻了一杯酒,全洒叶志文身上了。




叶志文道:“我操!”




郭啸也道:“我操!你们——哎不对,这是光光的儿子?豆芽你拐带光光儿子干嘛?罪不及人子女啊我说。哎也不对,光光什么时候偷生了这么大一儿子?”




“嗖”的一声,有暗器破空。




郭啸抬手就是一招灵犀一指——接了个空。




暗器正中郭啸脑门,然后弹开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。




郭啸仰面栽倒在沙发上,听到一种少年独有的清亮的声音道:“你个逼是谁,胡说八道什么!”




那声音应该是郑光的。




却又不该是郑光的。








02




肖佳没想到他和郑光在酒吧厕所狭路相逢。




南京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




想见一个人没那么难,不想见一个人也没那么难。




肖佳不想见郑光,但又不想表现得刻意避开郑光。




更何况他现在也算得上衣锦还乡了。MyCity到底是My City。南京十一个区,六千五百八十七平方公里,只有郑光躲他的份,没有他躲郑光的理。




该去哪家酒吧就去哪家酒吧不是。




上海路怎么了。




肖佳走进厕所,郑光正好转身。




厕所的灯晦暗不明,照得郑光的表情阴阳两分。




肖佳从来没有想过重逢的场面,此刻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。




他一抬脚就揣上了厕所的门,揉身冲郑光扑了过去。




正所谓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








03




郭啸听得津津有味,揉着额头问:“后来呢?”




 




后来。




后来郑光使了一招白鹤亮翅,肖佳使了一招黑虎掏心。




郑光一掌推在肖佳下巴上,肖佳磕破了嘴唇。肖佳一拳打在郑光胃上,郑光“噔噔噔”倒退三步,撞在了窗台上。




说时迟那时快,窗外劈下一道粉红色的闪电。




 




叶志文打断肖佳,道:“哥,现在可是一月。”




寒冬腊月,哪来闪电。




还粉红色。




 




真的是粉红色。




肖佳看得清清楚楚。




郑光正挂在窗台上喘息,那闪电从天而降劈中郑光。




刹那间粉红色光芒大炽,笼罩了整个厕所,肖佳不得不遮住眼睛转过头去。




那光亮得三千里外都能看得见。




 




叶志文说:“你吹吧。真要有这种异象,早就引起轰动了。”




Tina道:“老大你不是穿越了吧?”




肖佳脸色阴沉地看着坐在一边沙发上偷喝酒的少年。




确实有人穿越了。




但不是他。




 




光芒散去,肖佳转过头,只见一地玻璃碎渣,原来郑光的位置上站着一个少年。




歪戴着一顶棒球帽,刘海盖过眼睛,穿一身宽大的球衣。




一月的冷风从窗户的破洞里呼啦啦往里面灌。




厕所的灯“滋啦滋啦”闪了两下,气氛犹如鬼片。




肖佳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点记不得郑光的脸了。




乍一看是认识的,真要细看又不能确定。




到底分开的日子已经比认识的日子都长了两倍。




更何况还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未成年版郑光。




没有黑眼圈,没有眼袋,胶原蛋白满满,神情活泼,目光澄澈。




肖佳放下手,道:“你他妈是谁?”




少年也狐疑地看着他,道:“大叔你他妈是谁?这他妈是哪?”








04




郭啸呛了一声。




叶志文道:“所以,到底他他妈是谁?”




少年转过头道:“我叫郑光,你们可以喊我光光。但你们到底他妈是谁?”




肖佳阴沉着脸道:“他说他叫郑光,akaLight Zhen,西祠ID新好光光。”




Tina问:“西祠是什么?”




叶志文一拍手道:“所以他不是MC光光,aka低调王。他是光哥的粉?同名同姓还长这么像,缘分呐!把他介绍给光哥认识吧!”




郭啸道:“你是不是傻?”




 




叶志文后来想,我只是年轻。




 




更年轻的郑光把帽子戴正,左右打量了一番,拉开厕所的门走了出去,道:“卧槽,这里看起来好高级啊!比乱好多了!”




肖佳连忙追在他后面出了厕所,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


郑光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:“逛逛啊。难得做梦梦到这种地方,怎么能浪费。”




边上走过去一妞,起码36D。




肖佳眼神不由跟着飘了一下,郑光已是情不自禁地“哇哦”了一声。




那妞回头一看是个未成年,嫣然一笑,飞了个媚眼。




郑光脸红了。




 




郑光竟然会脸红。




 




05




郭啸道:“你不能这么说。他现在是十八岁,十八岁脸红很正常。”




 




虽然南京城里流传着一个玩笑,大家永远十八岁。




但其实谁也没经历过谁的十八岁。




更何况是郑光的十八岁。




郑光出现在他们这些人面前的时候,就已经是个成熟老练骚话不断的娘炮了。或许郑光曾窥得过他们的一点天真。他们却是从未见过郑光的青涩。




 




现在十八岁的郑光站起来道:“好啦,我要走啦。”




郭啸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


郑光道:“我酒喝够啦,这你们几个大叔一惊一乍莫名其妙地说个没完,真没劲。”




叶志文想骂人。




睁大你小子的眯缝眼看清楚!老子怎么是大叔了!




然而慑于郑光往日淫威,虽然眼前换了个十八岁版的,叶志文嘴巴张了张还是又闭上了。




郑光道:“我要去看看有没有其他有趣的东西了。”




他说着往门外走,想了想又转头对Tina笑了笑,说:“再见。”




竟然还有点羞涩。




Tina搓了搓胳膊,对肖佳道:“我看到十八岁的光哥对我这么笑有点瘆的慌。”




肖佳无奈地道:“他以为自己在爱丽丝梦游仙境。”




 




肖佳也怀疑过自己在做梦。




郑光脸红的时候他偷偷掐过一把自己的大腿。




疼。




 




郭啸捡起地上刚才袭击过他的暗器——一支十年前款式的打火机,用力掷向郑光。




正中目标。




郑光捂着额头跳脚:“你妈逼想打架?别以为老子从良了就会怕你们!”




郭啸问:“疼吗?”




郑光道:“你傻逼吧!”




郭啸道:“刚才我也疼。所以我们都不是在做梦。”




郑光捂着额头愣了一会,猛然跳起来冲出去。




肖佳真希望他冲出去后就消失不见,自己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但是良心拉扯着他站起来,跟着追了出去。




这是十八岁的郑光。




不是三十二岁的郑光。




本质上来说,是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。




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陌生人在眼前出事。








06




郑光跑出酒吧。




这是南京。




这又不是南京。




太新、太亮、太窄。




他还没来得及感到新奇,就先感到了因陌生而起的恐慌。




他只穿了一件单衣,在南京一月的夜风中差点冻成冰棍。




他抱着双臂,有些恐惧地冲追出来的肖佳等人喊:“你们他妈的到底是谁?老王呢?蔡睿呢?韦伟呢?舒文和李民呢?”




像历史尘埃里的名字。




想起来要先吹去一层灰,吹去了灰底下的字也不一定辨识得出。




跟出来的叶志文疑惑地道:“他喊的都是谁?”




酒吧经理也追了出来,喊:“喂喂,你们还没付钱!哎哟,你不是Jony J吗?”




就有很多人从屋子里探出头,乱纷纷地道:“哎哎Jony J?唱嘻哈的那个Jony J?”




场面陷入混乱。




肖佳当机立断,对郭啸道:“你去付钱。”又拽着郑光的胳膊道:“别喊了,带你去找他们!”








07




郑光咬着旺仔牛奶的吸管道:“所以我是穿越到了未来?”




郭啸慎重地点了点头:“恐怕是。”




叶志文羡慕地道:“我也好想穿越到未来。”




肖佳心烦地对叶志文道:“羡慕个屁!快去打个电话给高天佐,让把人领回去。”




他当然不知道老王、韦伟、蔡睿他们在哪,只好先把郑光带到了SHOOC的工作室。




不管是十八岁的郑光,还是三十二岁的郑光,都和他没关系,早早交割清楚的好。




那边郑光又问:“所以你们是我在未来的朋友?”




郭啸“咳”了一声,道:“这个,说来话长……”




郑光没注意他眼神躲闪,兴奋地道:“那你快带我去找老王他们,我要吓他们一跳!”




年轻人适应性就是好,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穿了这种细枝末节的事。




郭啸又“咳”了一声,道:“这个,我们也不认识老王……”




郑光疑惑地道:“你们不认识老王?你们刚不是说要带我去找他们吗?”




郭啸瞪肖佳。




让你乱说话!




肖佳扶额。




郑光狐疑地左看右看,猛地蹦起来跳到沙发上,抓着两个抱枕摆了个李小龙的姿势:“你们他妈到底是谁?我身上一毛钱也没有!我家也没钱!你们要搞绑架找错人了!”




肖佳掩面。




叶志文忙不迭地给高天佐打电话:“你们光哥疯了,你快点来接人。”








08




高天佐喊着“光哥你怎么了了了”冲进屋子。




一看到郑光又往后退了两步,道:“这他妈是谁?”




叶志文抱着胸开心地道:“你光哥。”




郭啸对仍然站在沙发上严正以待的郑光招手:“好了好了,Tz来了,你跟Tz回去吧。”




高天佐看了看眼前这个高中生版郑光,道:“你们当我傻吗?我光哥呢?”




是了。




郑光呢?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呢?




肖佳道:“消失了。”




真的就,消失了。








09




高天佐听完前因后果,冷笑连声。




叶志文说你别这样倒气,我牙酸。




高天佐道:“你们想我把人领回去,就撒手不管了?想得美!我光哥是在你们这丢的,你们都脱不了干系!”




所有人都看向肖佳。




肖佳面沉如锅底。




小高这年轻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?怪不得跟了郑光。




郑光这能算丢吗?这不还在吗?不过三十二岁换成了十八岁。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多讨人嫌,给你们换个十八岁的不好吗?平白郑光还能多活十四年呢,典型的祸害遗千年啊!




肖佳黑着脸内心发弹幕。




高天佐一手指到他鼻尖,眼圈都红了:“你把我光哥弄哪去了?搞这么傻逼高中生来糊弄我!”




肖佳道:“我糊弄你?我犯得着糊弄你?就你那脑子……”




话没说完,脑后受到重创。




他往前倒,高天佐往后仰。




他倒在地上的时候想,郑光篮球他记得打得不怎么样啊。




 




郑光手里俩抱枕,一个砸在肖佳脑袋上,一个砸在高天佐脸上,终于崩溃地喊:“你们他妈到底是谁?我要见老王!见韦伟!见蔡睿!”








10




魏然举手道:“我是从飞炕知道光哥的。”




早安和二万举手道:“同上。”




新生和大年说:“我们还小,不知道什么是飞炕。”




高天佐道:“他妈的难道我不是飞炕吗!”




可是他们听飞炕的时候都还在揪姑娘的小辫,到哪里去认识老王、韦伟和蔡睿。




老周道:“惭愧,我也是飞炕。”




高天佐转过身对肖佳道:“王哥他们早就不做音乐了,我们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。豆芽哥,你跟我们光哥差不多大,认识光哥也比我们早,你应该有吧?”




肖佳想我他妈还差三天就是九零后,凭什么跟郑光这个正宗八零后算一辈!




他冷着脸道:“我没有。”




过了一会又忍不住补充道:“我也是《大支diss》的时候才知道他的。




就比你们早一点点。




我真的可以算九零后!




 




此时正宗八零后高中生郑光像只炸毛的猫,关在录音室里兜圈圈。




谁进去他都浑身紧绷,脊背弓起,感觉像是要扑上来挠人。




只有Tina跟他说话他才理。




……从小就是个色胚。




Tina从录音室出来道:“他身上没有手机,其他人手机号码也背不出。我觉得就算背得出,这么多年人家应该也换号了。他现在只背得出自己的QQ号,我去拿手机给他登陆试试。”




QQ号……也行吧。




Tina犹豫了一下,道:“我觉得他挺害怕的,情绪一直很紧绷,你们最好再想想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能尽快联系到D-Evil的其他人。”




D-Evil。




Evil。




Eastern evil。








11




六度分离理论。




通过五个人,你可以认识全世界。




 




津国从床上一跃而起:“你要联系杠头?”




肖佳道:“别废话,你有他联系方式吗?”




津国喜极而泣:“我终于等到这一天!”




肖佳道:“你去跟他说,让他想办法联系韦伟,说郑光有事。”




津国道:“……我没有想过有这一天!”




 




杠头和韦伟一起冲进SHOOC的工作室。




杠头一看到韦伟,扭头就走:“有他没我!”




韦伟冷笑一声:“没有我哪有你,还不喊爸爸。”




杠头扑上去就是一招力劈华山砸在韦伟头上,韦伟还了招青龙摆尾踹在杠头肚子上。




高天佐死命抱住杠头。




肖佳勉为其难拉住韦伟——主要打坏了东西也没人赔。




杠头看到肖佳,冷笑道:“我就知道JonyJ 你总有一天要害光光!要不是为了光光,我根本不会来!”




肖佳就放开韦伟。




他妈的我也没请你来啊!打!打残了算我的!




韦伟听到肖佳的英文名一愣,回头打量了肖佳几眼,道:“噢,是豆芽啊,好多年不见胖得认不出了。”




……艹!




杠头扭头对高天佐道:“你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干什么!还不带光光走?”




高天佐心烦意乱:“我难道不想带我光哥走?可是我光哥在哪?”




那个一脸恐慌的高中生也算他光哥?








12




Free-out的几个像没妈的孩子一样扒在录音室的隔音玻璃上,看着里面转圈转得累了,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缩成一团的郑光。




早安说:“光哥好可怜啊。”




二万道:“这都不像光哥了……”




大年道:“光哥现在和我一样大哎。”




新生道:“呜呜光哥不认识我们了……”




老周道:“老光变这么嫰我很不适应啊……”




魏然道:“原来光哥十八岁的时候是这样的。”




郭啸过来打开录音室的门,郑光抬头看到韦伟,先是疑惑戒备地看了好几眼,然后一跃而起扑过来:




“韦伟!你老了好多!我都不敢认了!”




……




谁能受得了十八岁少年的投怀送抱。




 




要让三十四岁的韦伟看到三十二岁的郑光,他没啥好激动的。




要是二十岁的韦伟看到十八岁的郑光,那也没啥好激动的。




但是三十四岁的韦伟看到十八岁的郑光,他看到的不是郑光,而是自己那热血、辉煌、一去不复返的青春。




时光像快进的电影一样在他眼前闪现,韦伟一下就哭湿了一张老脸。




杠头说:“我操你妈,要吐了。”




肖佳也要吐了。




他看着韦伟和十八岁郑光抱头痛哭的样子,真怕韦伟一张口来一句:“小宝贝”。




幸好韦伟说:“光逼……”




肖佳开了罐啤酒压惊。








13




“所以D-EVIL后来解散了,我又重新组建了Free-Out?”




郑光坐在中间,看了看左边的老战友,又看了看右边的小兄弟,再看了看中间的……不知道什么关系,瞬间觉得自己牛逼坏了。




“我这交友满天下啊。”他兴奋搓手,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”




快高考了,自己这诗背得不错!用得也合适,语文肯定没问题了!牛逼牛逼!




新生作为郑光粉丝一号,毫不犹豫地道:“光哥一直最牛逼!”




肖佳实在受不了了,从鼻孔里喷出一声冷笑。




郑光这才回过神,看着肖佳问:“所以你们又是谁?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




Emmmmmm……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肖佳身上。




肖佳昂着头道:“你现在站的地是南京最牛逼的厂牌SHOOC,你面前的人是南京最牛逼的rapper Jony J。我和你是……”




什么关系?




兄弟?当然不是。




仇人?太严重了。




不认识?说出来也要有人信。




他卡了壳,想找出一个能精准形容他和郑光关系的词汇,却发现竟然找不到。




 




所以说人和人之间不能有故事。




一有故事就要“说来话长”,显得拖泥带水。




 




十八岁的郑光倒并不太关心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,只是面露失望之情地看向王松:“难道我后来没有成为全国最强MC?”




肖佳差点喷出一口血。




你他妈凭什么当全国最强MC?




王松接到韦伟电话才赶过来,看着十四年前的郑光,忆起自己的青葱岁月,还没从澎湃激荡的情绪里恢复。听到郑光问,立刻毫不犹豫地道:“你07年就是全国最强MC了!你是老前辈,比他强多了!不用理会小孩子,他们没见过世面!”




前辈们的脸……都真他妈大啊!




肖佳又冷笑了一声道:“他什么时候屌过我?奥体开演唱会?”




 




这种比较是很幼稚的,肖佳其实不屑。




但这是在郑光面前。




哪怕是十八岁的郑光面前。




你不能接受你的兄弟比你混得好是吧?我偏要比你混得好。




 




不料郑光道:“我们不开演唱会啊,我们又不是那种主流明星。”




他转头看着韦伟道:“是不是韦伟?”




韦伟一愣,哈哈干笑了两声。




杠头也忍不住冷笑:“没名你会跟我混?没利你靠什么生存?”




郑光疑惑地看着他道:“你又是谁?我跟你混?我不可能跟你混。不是说名利不好,每个人当然也有权利去选择名和利,但是我既然选择了地下,就会坚持自己的路……”




新生肃然起敬道:“咱们光哥十八岁就讲这些话哎。”




肖佳厌烦地转身到一边抽烟。




我呸。




杠头看着韦伟,冷笑:“这些话可不是我说的,是你的……”




魏然客客气气地打断他道:“杠头哥,我们光哥现在只有十八岁。”




杠头顿了一下,把到嘴的话憋了回去,道: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


高天佐终于忍不住暴躁地道:“你们他妈的说这些废话干吗!能正经商量一下怎么把我光哥找回来吗!”








14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消失了,换来十八岁的郑光。




十八岁的郑光当然……挺好。




要让Free-Out的人来形容三十二岁的郑光,那自然是亲近里带着疏离,宽容里带着严厉。




早安最后总结道:“我有点怕光哥,但是更怕让他失望。”




说出大家心声。




呵,好一个温和严肃的导师形象。




肖佳嗤之以鼻。




要让肖佳形容三十二岁的郑光,那自然是阴险虚伪、假仁假义、道德绑架、戏精上身。




但这些话肖佳没说出口。




这种话要说也要当着郑光的面说。当着他的小弟说有什么意思。




但是现在三十二岁的郑光不在,只有个十八岁的郑光哇哇尖叫着摸遍他工作室里的所有录音设备。




叶志文用看新年到家做客的熊孩子的眼神看着郑光,就怕他手一抖一套昂贵的设备要报销。




他阻止郑光,王松不好意思地道:“哎哎,你让他摸摸吧。他这时候还没进过录音室呢,就在我家拿着我的帽子包着麦录歌。”




呔,这宠孩子的不负责任的家长!摸坏了算你的?




叶志文看着肖佳,肖佳看着郑光,郑光看着录音设备。




如果眼神也有温度,郑光的眼神估计已经烧穿宇宙。




十八岁男孩对梦想最赤诚的热烈的爱。




二万和早安感动得眼泪哗哗的,一边一个抱住郑光。




“光哥咱们回Free-Out!想怎么摸就怎么摸!都是你的!”




高天佐道:“放屁!怎么是他的了?那是光哥的!”




 




唉,此光哥非彼光哥,愁。




 




肖佳心烦意乱,一挥手道:“不管你们哪个光哥,都和我们SHOOC没关系,请你们快滚。”




高天佐一拍桌子:“怎么和你们没关系!快把我光哥交出来!”




叶志文抽着烟沧桑地道:“Tz你以前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


高天佐把十指掰得咔咔作响,森然道:“我以前揍你的时候确实不是这样的。”




老周把高天佐按回位子上,对着肖佳道:“豆芽,我们当然相信你们说的,现在是十八岁的光光穿越了。但说出去有没有人信就不知道了。总之十八岁的光光是你们带来的,三十二岁的光光是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的。我们现在也只好问你们要人。”




郭啸道:“哎哟,你们这是赖上了啊!”




Free-Out的人一拍桌子哗啦啦都站了起来。




SHOOC的人也一拍桌子哗啦啦地站了起来。




剑拔弩张,贼他妈有气势!




王松想,哎哟,好想把蔡睿、舒文和李民也都找过来,一起拍桌子。




杠头也想,哦哟,刚才应该把Easternevil的人一起喊过来拍桌子,弥补一下当年没跟韦伟拍过桌子的遗憾。




罪魁祸首坐在中间左看右看,道:“噢,原来大家不是朋友啊。”




肖佳一脚踹翻了一张椅子:“朋友!谁他妈和你是朋友!你也配做朋友!”




新生就从桌子那边扑了过来。




上次没赶上。




这次不会错过。




保卫光哥!




 




好嘛。








15




所以说年轻人做事就是冲动。




只会想到底是你欠我,还是我欠你。当然是你欠我不会是我欠你。




能解决问题吗?不能。




韦伟站在梅花山上顶着只熊猫眼,哈着冷气对电话那头道:“大师说了‘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’。”




王松揉着淤青的嘴角,一边吸气一边替大家问出统一的疑惑:“这什么意思?”




他妈的昨天谁趁乱对他下了毒手!还有比他更无辜的人吗!




韦伟拉开车门坐进去道:“大师说就是要忘记过去的意思。”




肖佳肿着腮帮子扭头看了看正和大年一起打游戏的郑光,道:“他妈的他还要怎么忘记过去!他压根就没过去!”




韦伟道:“所以就是要他回到十八岁。”




肖佳道:“放屁!”




 




肖佳坐立难安。




肖佳坐立难安不是因为郑光是十八岁或者三十二岁。




肖佳坐立难安是因为大师说,请保持穿越前的必要条件,时候到了自然就能穿回去了。




郑光穿越前的必要条件除了酒吧厕所,就是肖佳了。郑光不能一直呆在厕所里,只能一直呆在肖佳身边,你说肖佳闹心不闹心!




更闹心的是前D-EVIL的人、现Free-Out的人,天天都要过来看看时候到没到,把肖佳的家整得跟什么私人俱乐部似的。




连满治宇和谢锐韬都被惊得打电话来问:“听说你把光光干掉一统南京了?”




此中冤屈向谁诉!




 




肖佳再一次暴躁地问:“他妈的这‘时候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?”




韦伟摊了摊手道:“大师说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我们。”




然后他们看看天色已明,就都撤了。搞得跟不能见光的狐仙鬼魅似的。




只留下十八岁的郑光在沙发上睡得四脚朝天。








16




肖佳和郑光形影不离的那会,郑光是个极妥帖的人。




他买每一次单,安排每一件事,照顾每一个人。




当然这些在肖佳后来看,都是惺惺作态罢了。不过是他自诩前辈,要演出个圣人、大师、财主的样子。




现在十八岁的郑光还什么都不是,也就什么都不用演,也可能是什么都不会。




他起床不叠被,吃饭不洗碗,嗑瓜子不扫地,坐在肖佳电脑前戴着个耳机三个小时不挪窝。




肖佳一边拖地一边感到愤怒。




虚伪的郑光当然不好。




但虚伪的郑光起码不会让他干活!就算拿纯净水洗碗他也认了!




肖佳杵着个墩布道:“你他妈的能稍微也动动吗?这一地垃圾你们Free-Out的人可没少贡献!”




郑光头也不抬地道:“你不是说不用我收拾吗?我还帮你收拾了桌子,很不错赖。”




肖佳那是对十八岁小孩子的客气,没想到对方客气当福气。




“你他妈那是帮我收拾吗?”他指着电脑屏幕道:“你是收拾出来好自己拿电脑打游戏……卧槽!”




那哪是什么游戏!




那是肖佳以前收的经典爱情动作片!




肖佳扑过去手忙脚乱地关了电脑。




郑光摘下耳机道:“你自己的你慌什么?”




肖佳恼羞成怒地道:“你干嘛随便翻我的东西?”




郑光扯着耳机线道:“我本来想听歌的,不知道为什么都听不了,就瞎翻翻到了。”




肖佳冷笑道:“你歌听不了,动作片能看?”




郑光也有些疑惑地道:“有些能听有些不能听,不知道为什么。反正你的歌都不能听。”




肖佳一愣:“你想听我的歌?”




郑光道:“你不是说你很牛逼吗,我想听听以后牛逼的rapper是什么样的。”




肖佳沉默半晌,盖上电脑道:“反正不是你这样的。”




郑光一瞬间露出生气的表情,随后又平息了下去,哼了一声道:“你打击我也没用。老王说了,我07年就会是全国最强的MC。我去年年底立贴为誓的,我肯定能做到!”




立贴为誓?




你以后会知道歃血为盟都没有用。




肖佳抱着电脑走开。




你说的话,句句都是骗人。




郑光把脚翘到茶几上,打了个哈欠道:“对了,你这片子老没劲。晚上老王来,让他给你拷两部吧。我们老王动作片小王子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



17




王松有两天没来肖佳这了。




一来有家有室,也不好天天吃了饭就往外跑,搞得跟外头养了一个似的。二来郑光老是缠着他旁敲侧击地问D-EVIL是怎么解散的。




D-EVIL解散并非因为什么特别的大事,实在是人生走到了一个阶段,每个人都不得不做出自己的选择。




然而越是这样,就越是无可避免。




王松不知道怎么和十八岁的郑光解释。




尤其是郑光的时间还停留在2004年1月。他只知道他们六个人刚刚承诺过,会一直在一起。




那是他们2013年底许的新年愿望。




 




晚上王松来的时候,肖佳就很有点不能直视他。




主要王松看起来太像个正经人了。




梳着分头,穿着夹克,里面竟然还是衬衫,皮带勒着肚子。




就像那种最无聊,也最老实的中年男人。




实在很难想象这个男人曾经搞过hip-hop。曾经有一首传遍南京大街小巷的歌里有他的名字。




每天晚上六点半




我就来到马台街




推着我的老王混沌摊




他竟然就是那个老王。




原来肖佳认识郑光的时候,郑光就已经走过了一个时代。




 




王松见肖佳一直看他,有些莫名,摸了摸头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


肖佳被抓个正着,只好随口道:“没事没事,光……呃,郑光,说你以前是动作片小王子。”




王松道:“啊?哎,哈哈!我以前修电脑的嘛,就很会下载这些。他们动作片都是在我那看的。别看我们光逼年轻,阅片无数!吃着火锅看动作片,面不改色!”




这种事情不用很骄傲好吗!




王松道:“就是他后来一直写小黄歌,让我们担心了一下,生怕他有什么错误的性认识。蔡睿又觉得那种类型的歌太肤浅,两人还吵了一架。还好还好,到底我们光光根正苗红,没长歪。”




到底哪里没长歪!




私生活乱得一塌糊涂好吗!




求艹、献菊这种话张口就来好吗!




不要用这种老父亲看儿子的眼神看着郑光好吗!




肖佳实在忍不住道:“他可没有那么正,你是不是记忆美化太多了。”




为什么所有人都好像很容易被郑光骗?




他真的不是什么好人!请你们睁大眼睛看清楚!




王松愣了一下,道:“啊?哎……我现在看他跟看自己的过去似的。确实光逼从小就不是很可爱啦,虽然我们团里他年纪最小……噢,一开始也不是,一开始舒文最小,后来舒文退了嘛。但是,你真的很难把他当小弟弟。他喜欢讲大道理嘛,又很严格,一天到晚要搞总结,要反省,要进步。我们那时候都是因为兴趣在一起的,也没想着出名啦,赚钱啦,都有自己的事要做,他有时候就搞得人挺为难的。”




 




肖佳没法想象郑光把人搞得挺为难。




郑光是最不叫人为难的一个。




郑光很能发现别人情绪的转变。他说“噢”,然后就退开了。




俗话说叫体贴。




 




王松抽着烟回忆往事,半晌轻声道:“其实我后来是有点怕他的……他要一直往前走,但我走不动了啊,跟不上了……”




他看着那烟雾扩散开,渐渐消失。




房间另一边突然爆发出哄笑。




两人望过去。




叶志文喊了声“牛逼”,跳到肖佳面前道:“哎,你们知道吗!光哥原来听不到2004年1月后发的歌哎!所有2004年1月之后的歌对他来说都是无声的!”




那边二万叫道:“哎哎,试试翻唱的!看看翻唱的行不行!”




叶志文马上又冲了过去,道:“我来找我来找!”




王松有些愕然:“什么情况?”




肖佳想,大概是因为天机不可泄露?




他穿过来也没用。




他不会的还是不会。




他不知道还是不知道。




他要错的还是会错。




王松看着二万正在用手机放歌给郑光听,早安在网上搜。新生和大年都围在边上。




他有些欣慰地笑了笑,道:“虽然我跟不上,但是看到他现在还有这么多人陪在身边,和他一起做音乐,我也替他高兴。光光是真的爱hip-hop的……你们……”




肖佳烦躁地道:“跟我没关系。”




王松怔了一下,反应过来,道:“啊?啊……不好意思……我忘了你们俩的事,哎,其实我也不太清楚……我们这两年见得不多,他也不说这些事。哎哎,不好意思……”




肖佳咬着嘴里的烟不说话。




王松有点尴尬,道:“我明天还要上班,得走了。”说着就冲郑光喊了一声:“光光,我走啦。”




郑光正玩得高兴,头也没抬,冲他随便挥了挥手。




王松也挥了挥手,他看了看肖佳,“哎,你……等光光回来了,你们……”他又停了下来,摇了摇头道:“算了,我多嘴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。”




肖佳看他出去,忽然觉得屋里憋闷得受不住。




他转到外面阳台上。




高天佐正趴在阳台上抽烟。




肖佳想一个人呆会,就对高天佐道:“你怎么不进去陪着你光哥?”




高天佐吐出口烟道:“你觉得那是光哥?”








18


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郑光。




有的是十八岁的郑光、有的是二十五岁的郑光、有的是二十七岁的郑光。




肖佳认识的是二十五岁到二十七岁的郑光。




高天佐认识的是二十七岁之后的郑光。




这两个郑光,都不是十八岁的郑光。




十八岁的郑光坐在麦当劳里,压低声音对肖佳道:“她这次多给了我好多薯条,刚才还对我笑了!她是不是也喜欢我!”




肖佳想抽烟。




但是身边都是小孩子,他只好拿起根薯条磨牙,咬了一口又吐出来,道:“你要喜欢你去问她要电话啊。”




他们已经吃了三天的麦当劳了。




 




三天前郑光想出门透气。




肖佳不是很想让他出去。




主要是他带着一个这么像郑光的人,要是被熟人看到了,哪怕别人不会想到这就是郑光,他也很难解释清楚。




在他和郑光闹翻的最初的日子,他承受了无数人或明或暗地来问“你和光光怎么了”。




更何况他们还不止问。




他们还要揣测、还要分析、还要讨论、还要教他该怎么做。




他不想再经历一次。




但是十八岁的郑光不是二十五岁的郑光,不会用无奈纵容的口气对他道:“好吧好吧。”




十八岁的郑光只会说:“我就是要就是要就是要!”




韦伟给他搞了个手机,让他可以联系他们,以防万一。




郑光就用二号字体刷了肖佳的屏。




每一个字都是红色,索命一样。




肖佳没办法,只好带他到小区外的那家麦当劳,吃个饭当放风了。




没想到这也能让他遇到一见钟情!




 




郑光道:“不不不!我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就很满足了!你不知道!我刚才的心情就像段誉看到王语嫣对自己笑!”




肖佳无语。




这他妈是郑光?




郑光有这么纯情?




你他妈骗谁呢!




 




郑光美滋滋地吃着他的王语嫣给他的薯条,对肖佳道:“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?我看你都没有性生活,一直看片对身体不好。”




肖佳一口可乐喷出来。




郑光嫌弃地把盘子拿开,道:“你小心点,别喷到我的薯条上!”




肖佳擦了擦身上的可乐道:“什么你的薯条!这他妈是我出钱买的薯条!”




郑光道:“哦哟,那么小气干嘛。我不是身上没有钱嘛。等我回去了,你让以后的我还你好了。”




肖佳一愣。




他看着只有十八岁的,孩子气十足的鼓着脸的郑光,有点分不清是他现在在还郑光,还是过去的郑光在还他。




那两年郑光是请他吃过无数顿饭的,还给他垫过一次房租。




郑光说“但你真的忘了吗,那就算了吧”。




他也不是都忘了。




但是记得仿佛更屈辱。




郑光的“帮”,就让你感觉到是在“帮”。因为你知道他都记得。他都记得你就不能忘。




可是如果只是些你不愿意就能随时收回的帮助,你又凭什么要我铭心刻骨。




肖佳站起来道:“我出去抽根烟。”








19




郑光从麦当劳走出来。




肖佳站在风口处抽烟。




天色渐晚。




他戴着一顶黑色的绒线帽,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宽松外套。




原来十四年后的rapper都要这样打扮。郑光想。看着像个小老头。




二十九岁看着已经这么老了,三十二岁的自己那得有多老啊。




不不不,他要回去了。




他才十八岁。




他还有好长好长的青春要过。他还得成为全国最强的MC。




郑光走到肖佳身边,道:“我想回去啦。”




肖佳转过身,道:“吃完了?走吧。”




郑光皱着眉道:“不是,我想回去。回到以前。未来也没什么劲。”




肖佳没好气地道:“难道我不希望你回去吗?我有什么办法!”




郑光道:“我们再去那个厕所看看好不好?说不定我就穿回去了。”




肖佳想,哪有那么容易。




但如果呢?




 




他们又回到上海路那家酒吧。




遮遮掩掩的进了厕所。




有人看到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,露出暧昧的表情,都出去了。




肖佳憋屈到内伤,忍辱负重地去锁了门。




肖佳其实是不在乎这类玩笑,或是误会的。




但现在这个人是郑光。




哪怕是十八岁的郑光。




 




郑光摘了兜帽,看了看。




那天打破的玻璃已经重新装好了,空气里还残留着一点油漆的味道。




他俩在狭小的空间里兜了两圈,郑光按照肖佳指示挂在窗台上。




郑光问:“我为什么要挂在窗台上?”




肖佳道:“你当时就是这么个姿势。”




郑光问: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




外头有人敲了两下门,听到这段对话又默默地撤了。




然而等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

肖佳烦躁地说“算了算了!屌用没有!”




他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十八岁小孩子的话来跑一趟。




就因为他是郑光吗?




就因为他潜意识里相信郑光总是能解决问题?




 




两人出了厕所回到外面,肖佳闻着空气中熟悉的酒精和荷尔蒙的气息,突然拉住郑光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


郑光一怔。




肖佳掏出点钱给郑光,道:“你可以再去吃麦当劳。”




郑光莫名道:“我干嘛要再去吃麦当劳。”




肖佳道:“去看你的王语嫣。”




郑光道:“我不会再去了。”




这回轮到肖佳怔住了,“为什么?”




郑光道:“王语嫣就是要永远喜欢慕容复才感人啊。即使你不是个好人,可是我仍然爱你。多感人啊!我看看就好,祝福他们。”




肖佳想,我可操你妈的!你神经病吧!




 




郑光有时候,是会有一种让人受不了的,黏腻的感性。




连唱小黄歌都想唱出种一生一世来。




可你就是一首小黄歌,有什么脸想要一生一世。




 




肖佳把钱塞到郑光手里,道:“我不管你是段誉、慕容复,还是王语嫣,总之,咱俩现在分开!你随便去找谁,OK?”




郑光反应过来,露出了然的神情道:“卧槽你早说啊,搞那么曲折!我懂我懂,你随便,我就说男人不能天天看碟,憋坏了不好!其实你带人回来我无所谓喽。老王也一直带他老婆到我们红灯俱乐部瞎搞的,我们都原谅他了。”




肖佳满脸黑线,心想老王大概不是想你们原谅他,而是希望你们滚。




肖佳现在就希望郑光滚。




郑光体贴的滚了。




很多年前郑光也是这么体贴。




他的体贴有时候让人高兴,有时候又让人不高兴。




他体贴你说不出口的困扰,也体贴你说不出口的恨意。




所以他都不问。








20




郑光离开酒吧,一时不知道要去哪。




风很冷,又夹一点水汽,估计是要下雨了。




郑光不喜欢下雨。




下雨感觉到处都脏脏的,让人心烦。




他本来也想留在酒吧玩,但是数了数肖佳给他的钱还不够一杯酒。




再去问肖佳要就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


肖佳不喜欢他。




他感觉得出。




虽然到现在他还没搞清他和肖佳到底什么关系。




谁也不告诉他,他也搜不到。




他听不了2004年1月以后的歌,看不了2004年1月以后关于自己的新闻。




这穿越到底还有个屌意思啊!




 




他想去找老王,但是老王有妻有子。




他想去找韦伟,但是韦伟有家有室。




他想回肖佳那,又怕肖佳带人回来不方便。




未来正烦人。




他想来想去,最终决定去Free-Out。




Free-Out。




未来他的厂牌。




想想挺神奇。




但他不是特别愿意去想。




Free-Out和D-Evil是不能共存的。




有了Free-Out,就意味着D-Evil不存在了。




他其实能接受自己有Free-Out,却不能接受自己没有D-Evil。




人都是贪心的。




但是十八岁的贪心里也带着慎重其事,仿佛自己都要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


他一个人在心里默默纠结了半天,觉得自己选择了D-Evil,就只好疏远Free-Out。




 




Free-Out里还有人,是高天佐。




高天佐拉开门看到郑光,愣了一下。




郑光有些犹豫地道:“我来看看。”




高天佐探出头往门外看了看,问:“肖佳呢?”




郑光道:“他有事。”




高天佐皱眉道:“他有什么事!不是说你们俩要在一起吗?”




郑光打量着这个据说是自己未来小兄弟的男人,疑惑地问:“你也讨厌我?那你为什么要跟以后的我一起组厂牌?”




这些天来他也看得出,高天佐几乎一直避着他。




在郑光十八年的如火岁月里,还从来没在交朋友上遇到过困难。




他喜欢交朋友,也擅长沟通。




不论是做不良少年,还是从良搞hip-hop,哪怕就是随便坐趟火车,都能迅速结识到一堆朋友。




但在这个未来,却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。




他和老王他们走散了、肖佳讨厌他、高天佐好像也不喜欢他。




为什么会这样?




他不明白。




高天佐怔了一下。




他转身走进屋里,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了根烟,抽了两口道:“你不是光哥。”




郑光指着自己困惑地道:“我不是郑光?”




高天佐看着手中的烟。




郑光是那个,像他描述南京未来hip-hop发展前景的人。是一口气连演五天巡演的人。是为了Free-out的发展不眠不休的人。是告诉他们不能有架子要对所有人礼貌的人。是给了他很多帮助的人。




不是眼前这个人。




高天佐道:“光哥不是高中生。”




郑光有点生气:“我现在只有十八岁我当然是高中生。”




你凭什么否认我是谁啊?




你他妈又是谁啊!




高天佐道:“所以你不是光哥。光哥三十二。”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把高天佐当一个小孩子。




他有时候对小孩子不是很耐心。商量定的事要做就是要做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


高天佐说我不想巡演。




郑光说胡说。




他懒得跟高天佐讨论你为什么不想巡演。




小孩子会有一千种想法。




你要是跟他们讨论每一种想法,那就什么事都不要做了。




可是即使是这样的郑光,也比眼前傻头傻脑的高中生要好。




就算这个高中生是郑光的过去又怎么样。




这个高中生不认识他,这个高中生现在也做不了郑光。




他对郑光道:“你回肖佳那边吧,不要错过时辰。”








21




肖佳要上垒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。




他想不管不顾,铃声却不休不止。




他气得破口大骂抄起手机要关机,却发现来电人是韦伟。




韦伟兴奋地声音从电波里传过来:“大师说时辰马上就要到了,光逼电话我打不通,你俩快去厕所!我这就送大师过去!”




肖佳愣了一下,道:“他不在我这。”




韦伟也愣了一下,问:“那他在哪?”




 




他在哪?




 




世上的事就是如此。




等的时候总不来。不要了却突然出现。不想见的时候天天在面前晃悠,想见的时候又见不到。




 




肖佳揪着高天佐的衣领吼道:“你他妈让他一个人走?”




高天佐反拽着肖佳的衣领吼道:“你他妈的为什么要和他分开?”




怎么听怎么不对。




韦伟大喝一声:“别吵了!快分头去找人!”




 




好嘛。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不见了。




十八岁的郑光也不见。




 




下雨了。




雨水哗啦啦的冲刷着南京城。




叶志文开了雨刷,问:“光哥会去哪啊?”




肖佳烦躁地把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的女音掐断,道:“我他妈怎么会知道他会去哪!”




二十七岁的郑光会去哪肖佳都不知道,更何况十八岁的郑光。




 




郑光带他去过很多地方。




郑光说,走,哥今天带你去个地方。




他认识的人,他组的局。他说这是Jony J,豆芽,我兄弟,大家多关照。




都是郑光要带他去的地方,他不知道郑光要去哪。




 




郭啸安慰道:“他土生土长南京人,就算现在南京变了很多,也不至于走丢。他十八岁了又不是八岁。”




Tina道:“可是如果错过了时辰,光哥会不会回不来啊?”




她说的是三十二岁的郑光。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会从此消失吗?




 




其实消失了对肖佳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


他的人生里已没有郑光。即使是他记忆里的郑光,也在一天天消失。




人走得顺了就会忘记以前很多的不愉快。




也不是刻意忘。




就是很自然的,对那些不愉快的事都渐渐印象模糊。




郑光也开始变得模糊。




然而这个十八岁的郑光的出现,却总是提醒他想起二十七岁的郑光。




虽然他们是那么的不同,却也因为这点不同,反而把记忆里那个快要消失的二十七岁的郑光,又一点一点的拼凑了起来。




如果可以,肖佳是希望永远忘记郑光,连同他人生中最狼狈不堪的一段。




经济上的、情感上的、为人处世上的。




只是艺术创作和美好生活总归是一条相反的路。




太幸福太满足了,就没法去看到人世中的不幸福不满足。看不到地狱,或者不敢直视地狱,又怎么可能写得出真正的天堂。




然而他所有激烈的、冲突的、痛苦的、迸发的情感好像都留在了那几年,像是被岁月封住了似的。二十八岁,却产生了一种步入中年的昏昏欲睡感。




肖佳很害怕自己愤怒的灵感来源只会是郑光。




这让他既想忘记郑光,又怕忘记郑光,又怕忘不了郑光。




现在如果三十二岁的郑光消失了,只留下这个十八岁的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的郑光,自己的犹豫挣扎岂不更加可笑?




又或者连这个十八岁的郑光都不见了。




世上就没有郑光了。




世上凭什么没有郑光?




他遭受过的痛苦、屈辱、难堪、挣扎,都他妈和郑光有关。




世上凭什么没有郑光。




 




微信语音群里众人哇啦哇啦,把郑光可能去的地方说了个遍。




可是哪里也没有郑光。




 




22




雨下得一天一地。




王松担忧地道:“光逼不喜欢下雨天……”




高天佐狠狠地砸了一下方向盘,从牙齿缝里挤出句“操你妈……”




韦伟对王松道:“你别搞气氛了,他十八岁了又不是八岁,什么喜不喜欢下雨天。”




王松道:“哎……我现在看他跟看我儿子似的。就,看着他好像我的青春是真的……”




不都是一场梦。




 




以前也有人说肖佳是郑光的儿子。




郑光那时候特别卖力给肖佳宣传,简直恨不得电台所有音乐节目都要放肖佳的歌,维护之情从每一个毛细孔里散发出来。




就有郑光的同事调侃道:噢,给郑光的儿子加油!




肖佳感到贼他妈屈辱。




平白比郑光低了一辈就够糟糕的了,更何况还是从个女人嘴里说出来。




他想是不是郑光对他的态度有问题。




他从来没想比郑光矮一辈。




矮一分都不行。




他甚至没喊过郑光一声“光哥”。




郑光那时候是不是也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青春?




我操你妈,我只比你小三岁!你要从我身上看什么青春!




 




大师给韦伟打电话。




大师说你们到了吗?虽然老衲心中无一物,无处惹尘埃,此等灯红酒绿之所也不能久留啊。




王松从后座上跳了起来,一下撞在车顶上,又痛得倒下去。




韦伟说:大师您再等等、再等等啊。我们这找人呢!您能不能再给算算人去哪了?




大师道: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呀施主。




韦伟说您能再详细些吗?




王松捂着脑袋倒在座位上,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红灯俱乐部……




 




红灯俱乐部。




王松以前的家。




他们一帮人在这里录过歌,涂过鸦,睡过觉、喝过酒、看过片。后来把这里糟蹋得不成样,王松被他妈追着打了两条街。




梦开始的地方。




 




十八岁的郑光站在雨中望着那已经是别人家的记忆中的红灯俱乐部,演绎了一出民谣画面。




肖佳冲上去一拳直击正脸,高天佐不甘落后一巴掌正中后脑。




郑光仰过去倒过来。




Free-Out的冲上去抱住高天佐,SHOOC的冲上去拉住肖佳。




前D-EVIL的跑过去扶起郑光。




郑光鼻血长流。




杠头无事可做,袖着手在一边看。




韦伟道:“你们有病吧,他才十八岁!”




王松道:“你们不会等三十二岁的回来再打啊!”




郑光暴跳如雷:“别拉着我!老子不打回来不叫郑光!”




肖佳指着郑光的脸骂:“你他妈干嘛不接电话?”




 




好几年前肖佳有点怕郑光冲到他面前指着他鼻子骂:你他妈干嘛不接电话?




他拉黑郑光的时候绝决里还是带着一丝懦弱的。




这就好像男女朋友分手,发个短信都显得渣,更何况是短信都不发直接拉黑。




是男人自然该鼓对鼓,锣对锣的当面讲个清楚,哪怕打上一架然后再割袍断义。




但是对着郑光就讲不清楚了。




拉黑不是道义。拉黑就是想走。




所以肖佳就有点怕郑光冲到他面前指着他鼻子骂,那样他恐怕要功亏一篑。




可是郑光怎么会冲到一个拉黑他的人面前骂呢?这样岂不显得他太在乎了?




肖佳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


确实是多余的。




 




郑光看着凶神恶煞的肖佳,怔了怔,委屈地道:“我手机被人偷了啊!南京公交车上怎么还有这么多小偷!”




十年了也没个长进。




 




都没长进。








23




一伙人裹挟着郑光匆匆忙忙赶到酒吧厕所,气势汹汹好像要打群架。




厕所里的人一看顿时作鸟兽散,连手都顾不上洗。




新生“砰”的一声带上门,和大年一左一右守住门口。




叶志文不满:“为什么我都不能进去?”




魏然道:“里面站不下啊。”




叶志文更不满:“凭什么高天佐可以在里面!”




魏然道:“你又没说要让南京城点起头。”




 




厕所里的是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


大师罩在一个黑斗篷里,问:你们准备好了吗?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?




听起来像要交代遗言似的。




十八岁的郑光听到终于可以回去,兴高采烈,格外大度地道:“快点,快点,我可以帮你们跟过去的自己带一句话。别太长啊,不然我记不住!”




王松仰头想了一会道:“告诉08年的我别养小龙虾。”




郑光不解道:“为什么不养小龙虾?小龙虾好吃啊。”




王松道:“死了就不好吃了。换一年养吧。”




郑光又问韦伟:“韦伟你呢?”




韦伟沉吟半晌道:“告诉10年的我,别组建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“算了。”




后悔吗?




后悔。




可是没有Eastern evil也会有其他。他和D-EVIL的兄弟们到底要分开走。




郑光耸了耸肩,没听懂,就问高天佐:“你要我带什么话?不过你太小了,我觉得等你长大了大概会忘记。”




高天佐看着他道:“那你可不可以早点来找我?”




早一点,再早一点。




让我不该认识的人都别认识。




郑光高兴地道:“啊,好啊,说不定你也可以加入D-EVIL。”




最好是D-EVIL和Free-Out可以合并。




所有人都可以在。




他最后看向肖佳,有些迟疑地道:“你,要不要我带话?”




他想肖佳大概是不需要。




这个很讨厌他的人,却莫名和他绑在一起的人。既然不是朋友,大概也无话可带吧。




果然肖佳不耐烦地道:“带妈逼话!大师快让他滚!”




 




快点滚吧。




让三十二岁的郑光回来。




然后还是我走我的阳关道,你过你的独木桥。




瞎折腾什么呢。




把个十八岁的郑光送到他面前。




就是把一岁的郑光送到他面前,也改变不了他和二十七岁的郑光的决裂。




他还是会拉黑郑光。




郑光还是不会来找他。




从来不在于有多少误会。




只在于舍不舍得。




 




郑光被他恶劣的口气激得怒从心头起:“你他妈到底是谁啊,跟我有什么深仇大恨?咱俩到底怎么认识的,我以后不认识你不行吗?”




肖佳一怔。




他想,好啊,郑光,我们别再认识了。




我们认识干嘛呢。




他张了张口,刚想说,那你11年别去合肥音乐节。




大师忽然道:时辰到!








24




叶志文后来表示,那闪电确实是粉红色的。




粉红色的光从门的缝隙里透出来,把他们每个人都笼罩在里面。




等到光芒散尽,厕所里响起两声闷响。




门打开后,三十二岁的郑光率先走了出来,看到外面攒动的人头,怔了一下,道:“哟,人挺齐。”




Free-Out的人“哗啦”一下围了上去。




叶志文往厕所里探头看了看,肖佳捂着肚子,高天佐捂着脸。




三十二岁的郑光从粉红色的光里现身后对着肖佳就是一招黑虎掏心,肖佳还没反应过来,他对着高天佐又是一招横扫千军。




郑光道:“你们俩也他妈敢打我!”




 




还是十八岁的郑光好啊。




 




郑光站在街头。




所有人都散去了。




从过去到未来。




雨也停了。




路灯照着地上的积水,反射出迷离的光。




他紧了紧衣服,哼着歌,走进那光里。








25




十八岁的郑光在自己房里醒过来。




他怔怔的发了会呆,跳起来打开电脑,进入他们D-EVIL板块发帖:




兄弟们我做了个梦!




我梦见我穿越到了未来!D-EVIL竟然解散了!蔡睿你个逼居然跑到国外去了!舒文和李民都不见了,韦伟和老王都老得我不认识了!你们竟然全都不做音乐了!你们这些叛徒!但我还是原谅你们了!如果下次再做这样的梦,我会走遍天涯海角把你们都重新聚在一起的!




蔡睿回帖道:你既然穿越到了未来,你有没有去看一眼历年高考真题?




郑光道:我忘特赖……




蔡睿道:你个纯呆逼。






评论

热度(369)

  1. DO VIS?冰镇四果汤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巴扎嘿研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发存一哈
©特仑苏爻 | Powered by LOFTER